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2章 后记:兵书医书(1/1)

我这代人的生活,没有读兵书医书这档事了。有,个别。

对爷爷一辈人,一八九年至一九一年出生的一代人,则是年少开始的普遍爱好。

受周汝昌影响,批注红楼梦的脂砚斋是位女性,成了大众共识;但也有质疑声,因为批注里写脂砚斋平时爱好读兵书,应是男性,推断为曹雪芹的伯伯。

古时读兵书,并非军人专利,兵书如飞碟探索等科幻杂志一样,异类知识,女人也有阅读乐趣。古时女人是读书的,只是不参加科举。

一九四九年解放军进城,自办文化补习班,让市民教军干部识字,去了许多老太太。她们在市场买东西看不懂告示牌,去教解放军,怎么就突然会了?不是突然会了,是想起来了。

女人不在朝廷当官,在家里当官,新郎新娘的礼服,模拟的是官服。传统家庭,是长孙媳妇掌财政,老太太做终极裁判人,不识字是不行的。

女孩识字的方式,是一家富户请了私塾老师,左邻右舍的女孩都来学。请私塾先生是做公益,掏钱的人家不吃独食。

女孩自小读书,为掌权做预备。什么时候掌权,就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家境不好,一辈子无权可掌,柴米油盐地操劳,便视读书看报是男人的乐趣,与己无关。

我姥爷李捷轩过世后,姥姥开始看姥爷的书,看了一年,过世。全家震惊,都以为姥姥是目不识丁的人,谁都没有她读书看报的记忆。

她是不为家操心了,想起来了。

传统社会对我们这代人是个谜。我们不按祖辈人的方式生活,所以不了解这方式的功能,每每被吓一跳。以后,不会被吓着了,因为祖辈人逝去得差不多了,我们将完全地按照我们的生活方式解释古人,五千年文明是三十年经济搞活的缩影。

再说医书,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医书还是学子们的第一课外书,会了字,首先便读到医书。十岁孩子读内经、伤寒论是普遍的,中年后仕途不如意,便想起了这童子功,开医馆谋生。

医学如下棋打牌,是生活常识;少实践经验,不少这个思维,积累点经验,就大差不差地可以治病救人。医书多是落寞仕途的读书人所写,文字典雅,思维清晰,如棋谱画谱,看看就可明了。我这一代人则如读天书,因为生活基础不同,少这个思维。

唉,少了一条生路。

活到四十岁,不敢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古人的生活基础是祠堂、师门,道德基础是朝廷有史记、民间有族谱我是什么都没经历过,读书知道的,不算经历,经历是生活里就有。

国人自私,因毁掉了传统社会的公益设施;晚清政府以庙产办西式中学,地方官借机侵吞庙产。寺庙不单是宗教场所,还是公众图书馆和养老院。佛经之外,藏百科之书,学子普遍入寺自修。孤寡老人象征性地出家,不用剃头便可在寺庙终老。

民国毁掉了祠堂和书院。祠堂掌管公田,一族里有人发达了,要向祠堂捐田充公,以公田利润修路架桥、抚恤孤寡。祠堂势力足,能制约土豪劣绅。书院是互助团体,也是惩戒机构,一人为富不仁或为官不仁,法律不制裁他,老师同学先制裁他,“开除师门”是柄悬在头顶的剑,在书院系统里口碑一坏,在社会上活动就难了。

我是什么人呢(不敢说我们)?按史书观念,我是流民。华夏文明是居民文化,居民生活有土地、有组织,名誉、公益、仲裁皆成系统。流民无这么些,所以自私,抢多少是多少,正是华夏文明极力反对的,称为蛮夷。

站在华夏文明的反面,怎敢自称中国人?我是这片土地上的一个蛮夷,活着,而无生活的基础。

2014年1月31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封侯龙魂特工我爱种田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女领导的超级司机踏天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