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全文完(1/2)

全文完

自从在山里见了元嘉帝, 接下来周芙就不敢再去云雾山了。

她不想去揣测元嘉帝的感情,只知道她与元嘉帝绝不合适, 光太后就难容她。

周芙受不了承安伯府的死寂, 也不想进宫去跟一群女人明争暗斗。

“阿芙最近怎么不出门了?”寿安君疑惑地问。

周芙推脱说阳光越来越烈了,她怕晒黑,至于阿蛮与樱姑, 都被她嘱咐过, 不许告诉母亲。

寿安君便道:“嗯,那就在家里逛逛, 这么大的园子, 够你玩的。”

周芙笑笑, 自此就在闲庄里面赏景玩乐。

端王节前, 魏老太太派人将小魏娆送了过来, 周芙看到消瘦了的女儿, 心疼地不行。小魏娆也很想母亲,可她知道母亲既然出来就不可能再回伯府了,便懂事地没有央求母亲什么, 只管开开心心地与母亲团聚。

周芙想多陪陪女儿, 然而端午节一过, 魏老太太就派人来接魏娆回去。

周芙理解魏老太太的心情, 她这么离开, 老太太怎能不怨?

“娆娆好好听祖母的话,想娘了就给娘写信。”将女儿送上马车, 周芙目光不舍地道。

小魏娆趴在车窗前, 望着母亲, 红了眼圈。

周芙的心都揪起来了,站在门口, 直到马车走远,她也舍不得回去。

“行了,别想太多,你活得好,活得长长久久,娆娆便一直都有个娘,你若是憋疯了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娆娆更伤心。”寿安君怜惜地对女儿道。

周芙明白这个道理,可想到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愧疚。

寿安君就想方设法哄女儿。

甭管孩子年纪多大,只要孩子遇到麻烦,当母亲的就做不到袖手旁观。

周芙也知道后悔无用,只能盼着下次过节,女儿再来。

结果端午过后不久,在一个乌云密布的下午,元嘉帝突然来了闲庄。

帝王来了,寿安君肯定要迎接的,周芙得到消息,早早地避到了她的燕园。

“皇上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寿安君很是想不明白,闲庄离京城还是有些距离的,快马加鞭也要跑半个时辰,而且还是这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下雨的糟糕天气。

元嘉帝看着五十多岁的乳母,虽心虚,但还是笑道:“歇晌时梦见乳母摔了一跤,眼皮跳得厉害,不来看看,朕心中实在难安。”

寿安君就信了,除了这份孝心,她真想不到元嘉帝还能为了什么大老远地跑过来。

两人叙叙旧,外面的天色越发阴沉了。

寿安君体贴地劝元嘉帝早点回去,坐闲庄的马车,免得路上下雨挨淋。他可是皇上啊,皇上哪能在外面过夜,寿安君根本没想到要留元嘉帝在闲庄歇一晚。

元嘉帝挑这个时间来,为的就是留宿,苦笑一声,他低声对寿安君道:“不瞒乳母,朕遇到一个难题,迟迟无解,心中烦闷,才想来您这边求一晚安宁。”

寿安君恍然大悟,元嘉帝从小就有这个习惯,有什么心事都憋着,实在憋不住了,才会跟她说。

虽然元嘉帝的孝心掺了水分,可元嘉帝肯来她这边求心静,便还是把她当自己人呢。

寿安君马上让李公公给元嘉帝收拾客房。

元嘉帝问了问周芙归家的事,就像当年大周氏与前夫和离,他也关心过一样。

寿安君没有多想,小女儿与元嘉帝有过几年陪伴之谊,元嘉帝过问此事再正常不过。

“她从小就关不住,二爷一走,她心里难过,触景生情,更受不了。”寿安君解释道。

元嘉帝点点头,表示理解。

寿安君陪元嘉帝用了晚饭,饭后元嘉帝就去客房休息了。

大雨瓢泼,寿安君早早睡下。

元嘉帝睡不着,待到二更时分,他冒雨离开了客房。

这种天气,没有仆人会守在外面,雨声也遮掩了他的脚步声,至于闲庄的布局,元嘉帝那里有份舆图,早为今日记得滚瓜烂熟,辨别方向后,他径直朝周芙居住的燕园而去。

闲庄外墙很高,内院各院落的围墙只比元嘉帝略高一些而已,他轻松地跃上墙头,跳落,最后来到了上房的窗户下。

元嘉帝既然做了决定,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他规律地叩击雕花的窗棱。

周芙还没有睡熟。

元嘉帝一来闲庄,她的心就乱了,得知元嘉帝留宿后,周芙更是隐隐担心,翻来覆去了很久,才刚有睡意,就听见有人敲窗。

周芙马上想到了元嘉帝。

如果是歹人,强行破窗进来就是,既要夜里见她,又客客气气地敲窗,除了元嘉帝还能有谁?

换个时候,周芙会装睡,可窗外大雨如注,她也没有听到雨水击打伞面的声音,难道他冒雨来的?

他可是一国之君,染了病如何是好?他真病了,被太后知道,更没有闲庄的好果子吃。

思绪翻转,周芙再也躺不下去,匆匆披上外衣,随便趿上睡鞋来到了窗前。

“谁?”虽有猜测,周芙还是紧张地问。

“阿芙,是我。”元嘉帝低声道。

周芙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打开了窗。

夜里一片漆黑,周芙看不清他的脸,却分辨出来他一身湿透。

“非要这样吗?”周芙心情复杂地问,他就是逼她心软,笃定她不会放任他在外面淋雨。

“可以进去吗?”元嘉帝问。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校花的金牌保镖[综漫]少年,“挺”住!快穿之基佬撮合系统大制药师系统不败升级巧言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