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7章(1/2)

梁和同志事后对这个春节并不满意,原因就是四个字:太激情了。这直接导致她第二天腰酸背痛腿还抽筋儿。

顾淮宁是一副神清气爽状,见她揉腰,非但没有安慰,反而开始火上浇油:“吊了这么几天,昨晚就算是弥补这几天晚上的运动量。”

还运动?这人脸皮真是厚到家了。顾淮宁对于梁和的反驳只是挑了挑眉头,淡然一笑。套上军装外套带上帽子就要出门。

梁和忙叫住他:“你干嘛去?”

“先回趟团部,你在家里等我。”

原来大年初一还得值班,梁和郁闷了。

而顾淮宁时间紧急,在她额头上烙下一个吻就匆忙走了,梁和更郁闷了,干脆回到被窝里补眠。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十二点,梁和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心里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人有钥匙敲什么门,结果打开门一看是林然母女。

不是顾淮宁,梁和同志大失所望的同时清醒了过来。

林然笑着看着她:“淮宁早上临走之前告诉我的,让我没事儿的话就陪你一起包包饺子。”

梁和登时就囧了,他不会是怕她再跑所以找来嫂子看着她吧?架不住面前一大一小饶有趣味的注视,梁和闪到卫生间去梳洗打扮整理内务去了。

明白了整件事情个中曲折的林然一边调馅一边调侃梁和:“那天看你的模样,我还以为你真要回去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那句话——雷声大,雨点儿小。”

梁和不好意思地垂眉,开始和面。不管初衷如何,结局是好的就行了。

诶,这个结局算好吗?自己腰还酸背还疼着呢。

林然把馅儿一调好,放到了梁和的面前:“来,你看看这馅儿怎么样。”

梁和擦了擦手接了过来,闻到味儿时忽然眉头一皱,林然见状也不禁跟着皱了皱眉:“怎么,味道不喜欢啊?”

梁和摇摇头:“不是的,只是我忽然感觉胃不舒服,有点儿想吐——”

话刚说完梁和就忍不住,到卫生间就着马桶一阵猛吐,仿似五脏六腑都被移了位。

林然一边替她顺气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梁和缓过来,摇头笑道:“估计是着凉了。”

昨天晚上陪珈铭放烟花,在冷风里吹了好长时间,回来之后又折腾了一个晚上,想不着凉都难。想到这里梁和禁不住脸红,漱了漱口向外走,却见林然还皱着眉头站在原地。

梁和不禁一笑:“嫂子,没事的,不用担心。”

林然抬睫看了看她,半晌,说:“和和,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梁和愣一愣,有了?有什么了?

林然看她一副懵懂的模样就着急,拉着她的手向卧室走去,一边替她拿衣服一边说:“我看你这模样还是到医院检查检查比较好,赶紧着,趁现在天还没黑。”说着又想起什么一般,拍了拍额头,“哎哟,这大年初一医院不会没人上班吧?”

梁和被嫂子的反应弄得有些紧张,忙拽住她的手:“嫂子,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不用去医院!”

“那不行。”林然果断道,“我当初跟你一样,刚开始有反应的时候也是不在意,到后来还是在体检中发现出来的,被医生批评了一顿。怀孕初期得格外注意啊”

怀孕?刚刚她们说到了怀孕?梁和眨眨眼,忽然一种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她抓住林然的手,激动地有些结巴:“你,你是说,我怀孕了?”

林然看她这模样,笑了:“不确定呢,所以我才说先去医院看看。”

梁和顿时有了一种由衷的期待:“好。”

大年初一医院里的人也不算少,梁和裹着厚重的大衣跟在林然的身后来到妇产科,医生护士人很好,温和地帮她安排了孕检流程,结束之后让她在外间等结果。

林然小心翼翼地扶着梁和坐下,心下松了一大口气,刚刚医生一细问,这姑娘才回忆起自己这段时间确实有些不对劲,按照她的说法,她断定梁和八成是怀孕了。

梁和坐在位子上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抓住林然的手,神情有些紧张和坐立不安,“我们,我们昨晚才——”说到一半咬住了唇,脸色绯红。

这模样林然一看就明白了,反过来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等等看医生怎么说。”

梁和点点头,只觉得每一秒都仿佛度日如年一般煎熬。等了不知有多久,里面的门打开,梁和紧张地站了起来,只见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握着化验单,一脸微笑:“恭喜了。”

梁和愣了一愣,眨了眨眼,再眨一眨眼,眼泪忽然落了下来。

聆听了一大堆医嘱和领取了准妈妈手册之后,林然陪着梁和一起从医院走了出来。外面天已黑,零零散散地飘落着小雪。林然一边陪着梁和在路边等车一边受不住冷的跺脚:“我说,怎么这么慢,不会没收到短信吧?”

梁和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整个人只露出来两只眼睛,蒙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路灯下看起来亮晶晶的:“怎么了?”

林然刚想回答,看见远处有车的车灯闪了闪。她笑了笑,替梁和整了整衣服,又向远处抬了抬下巴:“喏,可算是来了。”

梁和一抬头,看见猎豹车稳稳地停在自己的面前。车门打开,顾淮宁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来的似乎有些急,连帽子都忘了摘,浑身透着一股风尘仆仆的寒气,看见她站在那里,眉头微微一皱,跨步向她走了过来。

“怎么站在这里等?”

梁和眼睛亮亮地看着他,没说话。

顾淮宁叹一口气,俯下身来用侧脸贴了贴她的脸颊,试了试温度。还好,不算太凉。

梁和顿时就慌了,推开了他:“嫂子还在这儿呢。”

顾淮宁笑了笑:“嫂子以为我要吻你,早上车了。”

梁和抬睫瞪了他一眼,这人怎么脸皮越来越厚?!刚要反驳回去,下一秒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梁和蹭蹭他的肩膀想松开他,拦在腰部的手臂却微微收紧,她只得安静地待在他的怀抱里,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只有如此接近的距离,她才感觉到他身体的微微颤抖,她有些吃惊,想要抬头看他却被他压了压脑袋。

“乖,别动。”

宠溺的语气,有些失控的音调。她一时间有些愣怔,反应过来之后躲进他的怀里偷偷笑。她还以为他多淡定呢,原来也是装出来的呀。看来他跟她的心情都一样,激动,兴奋。等这些都平静下来的时候,更多的应该就是期待了。

然而顾淮宁的情绪似乎比她还要复杂一些,除了那些之外,他还有另一种感觉,那就是神奇。他觉得神奇,他只是离开她一天,怎么她就会突然给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呢,让他忽然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支配有些晕头转向,还不想从中抽离?真是中邪了。

“梁和。”

“嗯?”

“谢谢你。”他抱紧了她,低低说了一句。

梁和笑了笑,反抱住他:“我们一起等着这个孩子吧。”

“好。”

从医院回来,梁和同志就开始了养胎生活。

清晨,有阳光暖暖地照射进来。床头的闹钟定时地响了起来,顾淮宁翻个身,迅速地按下。

床的另一边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他扭头一看,是沉睡中的梁和翻了个身,被角掀起了一块儿。他伸手替她盖好被子,小心翼翼地不去碰到她的肚子。

但凡他要是在家,都会抽出时间来为她做早餐。

精心熬煮的粥,鲜艳欲滴的小菜,他还没来得及端上桌就听见从卧室传来的颇大的声响,他心头一紧,刚跨出厨房的门,就看见梁和急急忙忙地向卫生间奔去的身影。动作利索地完全不像孕妇。

想了想顾淮宁还是先把早饭端上了桌,然后折身返到卫生间去看看梁和的情况。只见她顶着一头睡得有些蓬松的长卷发,缩在棉质的长款睡衣里面,扒着马桶吐个不停。好不容易止住了干呕,她扭过头来,看见他的时候,嘴巴一瘪,眼泪似是要落下来。

这可怜的表情让他眉头皱了几皱,取过一旁的手纸递了过去:“怎么吐得这么厉害?”

梁和更是惆怅,接了水刷牙,牙膏的味道也让她有些反感,硬是忍着反胃的感觉刷完了牙,顾淮宁站在一旁围观了整过程,眉头一直不展。

梁和有些沮丧:“你说,我这样吐啊吐啊的会不会影响胎儿,弄不好会胎死腹中??”真是越想越害怕。

“不许瞎说。”顾淮宁瞥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那里依旧平稳如初,他叹一口气:“明明才七周,怎么就这么能折腾人?”

梁和也惆怅,听嫂子说她怀张欣那会儿孕吐反应并不强烈,倒是有些嗜睡嗜吃,夜里尝尝容易饿醒,要吃的东西还总是很奇怪,弄得老张天天一个头两个大,可算把他折腾了够呛。怎么现在轮到她了情况就得反过来,受尽折腾的是她,顾淮宁依旧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看着她就来气。

因为顾淮宁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所以未免无聊,梁和在顾淮宁同志同意的情况下去林然的幼儿园做兼职老师。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梁和现在看每一个小孩子,都觉得他们可爱非常,闲下来的时候,总爱看他们玩耍,嬉笑,然后再想到自己的孩子,猜测着孩子的性别,模样,以及种种,这一切都能让她乐此不疲。

有一次在一起吃中饭的时候,林然笑着说道:“和和,你知道吗,团长让你来这儿当老师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梁和好奇。

林然嘴边的笑意绷不住:“他呀,怕你一个人闷着,得了产前抑郁。我听了就觉得好笑,这男人啊紧张起来也不得了。”

梁和扒了扒碗中的饭,轻轻一笑。林然或许不了解,但是她是知道的,顾淮宁或许是因为林珂所以才怕了,不光是怕影响到胎儿,更怕的是影响到她的健康。

那她应不应该告诉他,其实真的不用担心这个,她现在心情真的不错,就连孕吐都减轻了不少。

周末的时候顾淮宁陪她一起去叶宅,叶韵桐看见她明显胖了的一圈儿很诧异,细问之下才知道她怀孕了,神色说不出的惊喜。连忙去安排齐嫂准备东西,要给她大补特补,梁和连忙拉住她的手。

“不用忙了,这段时间吃的都快成猪了。”

她跟嫂子林然差不多,每次都是夜里饿。顾淮宁顾团长也终于开始受累,大半夜的起来给老婆弄吃的,有时候碰到顾珈铭在这里留宿,顾团长还得做两人份。每次都是夜里她几个翻身,他保准能醒来,敏感程度让梁和都诧异。

叶老听了她怀孕的消息也是喜不自胜:“挺好的,又是一个小生命。不知道我能看她长到几岁。”

说完就见梁和直直地看着他,叶老回神,打哈哈似的一笑:“瞧我,不该说这个。”

梁和沉默地低下头,许久伸出手牵了牵他的手:“您得好好活着。”

叶老一时愣怔,盯着她看了好久才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好。”

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梁和看待问题的方式又宽容了许久。就像老爷子教育她的,别想那么多,尽情的享受现在的生活。

她努力让自己做到这一点,也希望身边的人能够幸福。就像叶老一样,叶韵桐告诉她,自从她来了之后,叶老的笑容明显多了起来。大概是以前过得太孤单了,也大概是因为愧疚想要弥补,所以他对她那么亲。

梁和努力让自己不再抗拒,因为这是让两家人释怀的最好方式。

怀孕十六周的时候顾淮宁第一次陪梁和去做了产检,数据显示一切正常,拿到B超单的时候梁和按捺不住激动的上前去看,就是这么薄薄的一张,她一下子就能看出哪里是胎儿的手,哪里是胎儿的脚。这比之前知道怀的是双胞胎时更让梁和激动。

看着照片,梁和不知不觉的忽然间鼻头就酸了起来。

身边的医生护士都理解地笑了出来,虽然这对双胞胎把他们的爸爸和妈妈折腾的够呛,但是为人父母,甘之如饴。

顾淮宁这段时间其实很忙,团里刚到一批新装备,是之前从未用过的型号。使用保养维修等各项工作需要的知识还得重新掌握,大小学习会是开个不停。更让他焦头烂额的事前几天军区党委传达下来的命令,新一轮对抗演习即将在N市训练基地展开,比之上一次规模有大无小。

这白天忙训练,有时候晚上回到家里还得时不时的承受准妈妈梁和同志的孕前焦虑症,好吃好喝外加甜言蜜语地哄。于是一番折腾下来,梁和同志体重见长,顾淮宁同志迅速清减下去。

梁和心疼他,深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而远在C市的顾老爷子听说了,特意要求梁和回去待产,电话里准备的理由很充分:“你现在工作那么忙,把梁和一个人丢在B市家属院这像话么?家里什么没有,张嫂和冯湛二十四小时待命,还伺候不了你一个媳妇?这回我不是跟你商量,我是直接给你下命令,你要是不送回来我直接派人去接,你看着办。”

梁和看着顾淮宁淡定地挂掉电话,思忖半天,决定答应老爷子的要求,她的理由也很充分:“这次又不是闹脾气,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到时候你去忙起来有一下子一两个月见不到人影,而且也不能总是麻烦林然嫂子啊。”

“那我就送你去叶宅,到时候想见你了也方便。”

“那多不好,宝宝毕竟姓顾,在别人家待产算怎么回事啊。”梁和笑,“再说了,现在正是缓和跟老太太关系的最佳时刻,当然得回去了。”

他还真没想到她会想那么多,看来小同志的思想觉悟也是在不断提高的。

他看着梁和,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说来说去,还是家里最能让他放心。如此一想,这几个月的分离也算不得什么了。

顾老爷子听了他的决定之后很满意,生怕他反悔似地,立马让冯湛来C市,负责把梁和安全接回家。

临走之前顾淮宁专门空出时间把他们送到了机场,到了机场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冯湛去换登机牌,也留给空间给顾淮宁和梁和道别。

梁和还记得上一次来机场的情景,明明这一次的情况跟上一次大不相同,可她的心情却仍旧好不起来。

她低头看着为她整理外套的顾淮宁,他那疲倦清减的样子让她的眼圈忽然就红了起来。顾淮宁抬头,看到她的模样吓了一跳,继而便是无奈。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许掉眼泪,孕妇总哭了不好。”

梁和吸一口气,拍掉他的手:“谁哭了,美得你。”

顾淮宁笑笑,不顾周围的人将她抱进了怀里:“在家乖乖等着我,演习一结束我就回去。”

“嗯。”梁和闷闷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又加了一句,“一定。”

一定得等你,你也一定得回来。

回到C市时天气已经渐渐泛起了热气,顾老太太亲自来接了她回家。这样全程周到的安排让梁和颇有些受宠若惊。见到李琬是梁和还是有些紧张的,可是这个婆婆比她更紧张自己的孙子,非但一个字也没多提,还嘱咐她安心养胎,什么事也不要她做。

若要放在平时梁和很会觉得自己是母凭子贵了,幸好临走之前叶韵桐开导了她一番:“孩子就是维系亲情的纽带,你不要以为伯母对你好就是因为孩子,这是应该也是必然的。”

又在脑子把这话里过一遍,梁和向李琬微微一笑,心里的嫌隙去了大半。李琬安排梁和跟他们一起住,也好照顾。梁和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没有拒绝,在家里安心养胎。

贺安敏见着她的大肚子是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围着转了几圈还不停用手摸。梁和失笑,拍掉她的爪子。

孩子爸还没这么摸过呢!孩子爸还在B市三零二团忙的打转,只能通过电话略表对孩子妈和孩子思念之情。这让梁和既是幸福又是惆怅。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芈月传我的25岁极品小姨1926之崛起裙上之臣重生之龙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