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7章 周放仲夏(1/2)

公司按部就班的运作,稳固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从一个刚刚进入职场便一头扎进凶猛的商战中,仲夏这一年,走得无比艰辛。有些时候在乏累的时候她也会想,为什么要与高威擀旋葬送了自己的爱情,后来想通了,人都有使命,这就是她为生在仲家长在仲家的使命,而高威是她生命中的一根刺,但周放,是她生命里的劫。

仲夏一直承认自己是个小女人,没有太大的本事,家族里的一切事宜自己的努力之外也离不开大家的帮衬,也离不开高家一路的提携。但高威,不是她想报复,想动就能动的。

一年时间,仲夏韬光养晦,暗中动手脚没少让高威付出代价,但仅限于此,因为从商场上来讲,仲高两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她不会为了自己报复而拼个鱼死网破。

鱼都死了,网破又有何用。仲夏很现实,是少在当下商场中的半个女强人,这一切,她比谁都懂。

不过最大快人心的,无非就是一次暗中给高威下了药,扔到了三里屯的GAY吧,至于后面的事情,她没什么兴趣。

她明确的告诉高威,这一年的时间她多谢他们高家。钱不是一个人攥的,也不是一个人花的,那么仲家与高家的合作,只要建立在双赢的基础上,她当然也是乐见其成。

至于其它,她仲夏不是一年前的猫了,现在是只即将成形的虎,你敢碰我,我咬不死你,也让你断掉半条命!

不过这一切,还得多谢高威,没有他的步步紧逼,她仲夏从没想过会成为今天这样的人,一个耍心机,玩手段,你给我一拳我捅你一刀的阴狠女人。

女人的坚强,往往是因为没有强大的后盾,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她被逼迫走到今天,她没有安全感,所以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自己给自己制造安全。

她从开始想要淡忘,却发现越要忘记却越记得清晰,她知道自己走不出来了,在最迷茫的时候,她也是最痛恨自己的时候。当初为什么不跟他解释,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她没有欺骗他,她没有玩弄他的感情。

可惜,没有什么后悔的药,也没办法去说后悔。她想要当着他的面表达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她现在有能力保护自己了,她可以独立了。可是他只是冷冷的面对她,比冬日里的寒风还要冰冷,刺骨得灵魂都在颤抖。

过年的那一次,谈得很绷,周放几乎以空气的态度面对她,甚至,连句你出去的话,都像对空气一样。

而这一次来到东北,仲夏想要表明的再清楚一些,我有错,我对不起你,但我依然爱你。

*****

“我知道我没脸面对你,周放,我也不想豁出去脸不要了跑来找你。我没办法,我在被人算计之后在撑起所有的事,只是当一天过去,安静的片刻里,我就会想起你。”窗外的风吹了进来,打在阳台的书上,纸张哗拉拉的翻动着,在这样一个午夜,和面前人滴水的眸子,份外凄凉和感伤。

周放紧抿着唇,但目光却越发的寒冷,冷得欲把她眸子里的泪凝成冰一样。

仲夏不敢看他,也不去看他,伸手环上他的脖颈,几度哽咽:“周放,别这么看我,求你了。”

仲夏就这样抱着他,拥着久违的人,久违的感觉,心里越来越酸涩难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我不敢保证你会原谅我,周放,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段时间,我都是真心的,开心的,没有一点虚假。”

仲夏很少哭,分手的时候都没掉过一滴泪,这是第二次,过年那次见面时,她哭了,后来病重进了医院。

而这一次,酒后,她哭得是那么伤心,每一句话都刺在他心底。他不是没心,他对她的感情亦是没有一点虚假,可换来的是什么。

如铁有手掌握住她的肩膀,把人推离自己的怀抱:“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是你,我依然是我,只是不可能再成为我们。”

“周放,你别这样,别这样,求你了。”仲夏的泪像决堤的洪水,凶猛的止都止不住。

“过去的终是过去,我们也只是曾经,回不去了。”周放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声开口,“回北京去吧,公司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别在我这儿耗着了,没有意义。”

仲夏摇头,果断摇头:“我不走,我不会走的。”

“走吧。”

“不走,周放,我绝对不会走的。”仲夏说着,有些不稳的从他腿上退了下去,“我知道你嫌我脏,没事,我每天都洗几遍澡,今天已经洗了四遍了,我再去洗洗。”

她说着,转身跑进了洗手间,几下扒下衣服,水流哗哗的冲着,她大力的搓着身上的皮肤,原本白皙的皮肤被她每天弄得早已经变得惨白,青痕片片……

“不就是被狗咬了么,我打了狂犬疫苗,我没得病,我很健康。”仲夏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搓着早已经通红的肌肤。

一个小时过去了,周放的酒下了半瓶,仲夏还没从浴室出来。周放脑子里乱得很,只是有些事情,他只想当作一切过去了。

周放起身,走向了浴室门口,水流还在响,他抬手,敲了敲门:“别洗了。”

仲夏没有回应,周放又说了句:“夏夏,别为难自己了。”

周放没得到里面人的回应,却听到了抑制不住的哭泣声。

他紧握着拳,突然,浴室里有什么东西撞击,呯的一声,周放心下一惊,想都没想,拉开浴室的门,却发现花洒的喷头掉到了地上,水流向上冲着,而仲夏光.裸着身子,入眼的却是片片青痕和搓破了皮的紫砂。

“你干嘛呢。”周放抽过浴巾直接把人围上,然后关掉水龙头开关,直接把人裹住拽了出来。

仲夏也被惊到,没想到会撞进去,而且,她还赤身*的在他面前。

仲夏身子有些颤抖,紧紧的攥着浴巾,用力的推开他:“你别管我。”

“这是我家,你要是自己折腾死了,还得算我的。”周放充满了怒意,说出的话也狠毒。

“我不会死,要死也和你一起死。”仲夏挣着往浴室走,“我天天洗,我一天洗几次澡,一次一个多小时,我洗遍全身,周放我告诉你,我不脏……”仲夏紧咬着唇,她每一次强调我不脏,内心都滴血一样。

周放伸手握上她的手臂,却发现仲夏身子一颤,而且是明显的退缩。目光触及到胳膊上,白皙的皮肤上片片紫砂,仿佛擦破了皮一般。

周放眉头紧锁,长臂一伸,一手扣住她的腰,半抱着把人带回了她的卧室。

“你给我老实点,否则明天就给你扔出去。”周放目光狠厉,此话不容置疑。

仲夏紧抿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想说的太多却都哽在了喉,她下意识的抓了抓被子,裹住自己不堪的身子。

她不想哭,但泪水掉不争气的又掉了下来,她抱着被子,眼泪越掉越凶,一会儿,便打湿了被角。

“你是不是特烦我。”仲夏觉得自己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堪,特别能作,不要脸的乞求男人的原谅和感情。

周放没有回话,只是眉头越收越紧。

“我也特别瞧不起我自己,我觉得我自己特别不要脸,恶心至极。”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然后勉强的冲他挤出一抹笑。

“周放,这辈子遇到你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开心的事。”她说着,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来了这么久,你一直避着我,我想和你聊聊。”

周放没动,仲夏伸出冰冷的手抓着她的胳膊把人按在旁边坐下。

“我的家世你清楚,关于我的过去我从没跟你说过,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愿提及的过往,不管好与坏,都不太想提及。”

仲夏抱臂坐着,下巴搁在手臂上,鼻头红红却牵强的笑了笑:“开始和你在一起挺开心的,我坦白承认,我和你在一起没想过以后,只想着当下开心就开心了。”她擦了下脸上未干的泪痕,“可是一天天的接触,你那么好,接近了完美的男人,周放,我在经历一次感情教训之后,把这份感情沦陷在你的身上了。”

“我原以为,我这辈子都会对爱情避之不及。高威,对,就是那个畜生,那个混蛋,我瞎了眼猪油蒙了心,我和他一起好几年,可是他的所作所为让我再也承受不了,我选择把他踢得远远的。”

“我俩在一起的期间他拿家族的事情各种给我施压,我爸妈两逼着我跟他结婚,他们为的是公司,却没人为我考虑。其实我觉得我挺可怜的,但我也不可怜,因为当时有你。”她说着,转头看他,说到他的时候幸福的眸光里,蕴满了幸福的泪。

她咬着唇,几次欲开口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她接下来的这句话,但她必须要说:“高威给我下了药,我什么也不知道,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她说着,眼泪唰的掉了下来。她把头埋得低低的,好像在躲避,亦是没脸再见他一样。

调整了情绪,有些自嘲:“我爸脑出血,估计是为了钱用脑太多。”

“我接手了公司,照顾我爸,为了稳固自己在董事局的地位,我必须和自己的仇人联手。”仲夏咬牙却似自嘲的看着他,“我是不是特别贱,我就是个下.贱的货,与仇家联手。”

仲夏仰头,想把泪逼回去,却不想泪水顺着眼角大颗的滚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一顿不吃胖十斤我从末法来邪蟒神瞳伴妻如伴虎吾家阿囡残魅王爷的双面医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