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1/2)

07年,高考结束,桑延迎来了人生最漫长的一个暑假。从北榆回来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再听谁提起过温以凡这个人。

他考了个好成绩,拿到了国内排名靠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父母高兴骄傲,亲戚时不时拉他出来夸赞,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淹没在喜悦之中。

脱离了学习重压的苦海,桑延的时间变得宽裕,生活也丰富而充实。

桑延没跟任何人提及与温以凡那段,本以为能看到曙光,却无疾而终的关系。他照常跟朋友出去打球玩游戏,照常在父母的教训下不耐烦地照顾妹妹,照常熬夜睡到日上三竿。

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

这事儿似乎格外简单。

离开了那座城市,只要他不再主动去打探,就等同于切断了两人间的交集。不需要刻意为之,他就能彻底地从她的世界脱离出来。

不费吹灰之力。

桑延从没刻意去回想过温以凡这么个人。

他觉得这只是一件运气好,又不太好的事情。

运气好,遇见了喜欢的人。

运气不好,她不喜欢我。

极为平常。

平常到,让他觉得多说一句,多难过一秒,多想起她一次。

都显得矫情至极。

……

再次想起温以凡,是在到南芜大学报道那天。

桑延认识了同宿舍的段嘉许,并得知他不是南芜本地人,是从宜荷考来的。听到这话的同时,他近乎脱口而出:“宜荷怎么样?”

“挺好的,有空可以去玩玩。”段嘉许笑,“就是气候跟这边差挺多,所以我过来南芜还有点儿不适应。”

那会儿,宿舍其余两人一个在跟家里打电话,另一个在洗澡。

两人大男孩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吹着夏日晚间的风。听到这话,桑延低眼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往嘴里咬了根烟,不发一言。

他沉默朝段嘉许递了烟盒。

段嘉许接过,却只放在手里把玩着,没多余的动静。

桑延掏出打火机,看着火舌舔过烟头,发出猩红的光。他吐着烟圈,模样有些失神,莫名想起了温以凡好像是不太喜欢抽烟的人的。

每回在街上碰到有人抽烟,她都会拽着他的手臂,快步地经过。

桑延也记不太起来,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甘愿变成了,她不喜欢的那一类人。

“怎么了?”见他迟迟不说话,段嘉许随口问,“你有朋友考到那边去了?”

“不是,”桑延侧头,神色闲散,“是我本来想报。”

“那怎么没报?”

安静的夜晚,风卷过桂花的香气,带来扑面的燥热。

桑延穿着黑色的T恤,眸色似点漆,手肘搭在栏杆上,听着外头不知从何传来的笑闹声。他沉默着,没有回答,将手上的烟抽完。

不知过了多久。

在段嘉许都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

桑延忽然淡笑了声,平静地说:“来不及改志愿。”

-

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

桑延结束了军训,被晒黑了一圈,开始了大学三点一线的生活。在这期间,他受到不少女生的追求和告白,却对这方面没有任何的心思。

只觉得麻烦又累,到最后连拒绝都懒得,丝毫不给人靠近的机会。

过得极其清心寡欲。

桑延并没有觉得自己刻意地在等谁。

他只是不愿意将就和妥协。

他绝不会做出,觉得年纪到了,亦或者是觉得遇到了一个合适的时候,就草率地决定随意找个人谈个恋爱的行为。

他从不觉得,人的一生,是必须有另一半的。

运气好能遇到,那当然很好。

但如果遇不到。

这一生就这么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霜降那天的凌晨,桑延莫名梦到了高一开学没多久的时候,梦到了当时在班里人缘并不算好的温以凡。那个被人在背后议论,起外号仍旧好脾气的“温花瓶”。

醒来时,他皱着眼看了眼时间。

凌晨两点刚过十分。

已经到24号了。

桑延坐在床上醒了会儿神。也许是夜晚情绪的发酵,在那一瞬间,他彻底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冲动。他拿上手机,从床上下来,走到阳台。

他熟稔地在拨号键上敲下了温以凡的号码。

在拨打出去的前一秒,桑延的脑子里还闪过无数的想法。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点她肯定睡了,被吵醒了会不会生气。

会不会看到是他直接不接。

他说了那样的话,再打这个电话是不是不太妥当。

可他想知道,她到了个新的环境,能不能适应。

会不会被人欺负。

可这些念头,都中止于,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般的女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那是头一回,桑延清晰地感觉到。

他原来,是真的,彻底被温以凡抛弃了。

像是堆积起来的情绪在顷刻间爆发,桑延狼狈地低下头,喉结上下滑动着。他把手机从耳边放下,重新拨打了一遍,听着那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样的话。

直到自动挂断,他又继续重复。

执拗般地,无数遍重复。

静到听不见任何的夜,少年靠站在栏杆旁,持续做着相同而无意义的事情。直到手机没电关机,他才缓慢放下手机,独自在阳台呆了很久。

看到天渐渐亮起来了,他才回到宿舍内。

桑延好像总有说不出去的话。

比如去北榆见她的那一次。

他想了很久,练习了很多次的话,也没来得及跟她说。

而这次。

这句生日快乐,好像也一样。

大概会成为。

这辈子都再不能说给她听的话。

-

大一的那个寒假,桑延被苏浩安拉着去跟高中同学吃了顿饭。也是那次,时隔半年他第一次从钟思乔口中听到了温以凡的消息。

当时桑延觉得包厢内太闷,出到走廊抽烟。

没多久,钟思乔也出来接电话。因为光线昏沉,她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侧的桑延:“你寒假真不回来啊?我还想着你来南芜或者我去北榆找你玩几天。”

听到这话,桑延的动作顿了下。

钟思乔:“为什么不回来呀?谈恋爱了吗?”

桑延看了过去。

“不是怎么不回来?你一个人在那边多惨啊……”钟思乔说,“行吧,那你自己在那边注意点。对了,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网游我下载好了,今晚回去玩。我忘了你说是哪个区了,2区吗?”

“那我没记错。不过你怎么会开始玩游戏,我还挺惊讶的。”钟思乔说,“你的游戏名叫啥,我跟你起个姐妹名!”

“温和的开水?”钟思乔笑了半天,“你这啥名?好,那我起个凶猛的冰水。”

……

再后来,桑延从苏浩安的口中得知钟思乔玩的那个网游的名字。在除夕前的某个晚上,他在床上躺着,突然起身开了电脑。

盯着屏幕半晌,他打开网页,下载了那个网游。

桑延下意识地想注册个男号,在想到温以凡的时候,他迟疑了下,鼠标一滑,改成注册女号。他盯着屏幕,在输入游戏ID的界面上停了几秒。

而后,他缓慢地敲打了两个字。

――败降。

他认输了。

他根本就放不下。

桑延玩了几天的时间,直至升到跟温以凡差不多等级时,他才在添加好友的窗口里,输入了“温和的开水”五个字。

这网游可以随机添加好友,其中一个等级任务就是添加50名好友。

没多久,温以凡那边就按了同意。

通过游戏定位,桑延找到了她的位置。他控制着游戏里的人物,走到她的旁边。看着她独自一人在那打着怪,他也做着相同的举动。

过了好一阵,桑延停下动作,开始敲字。

[败降]:组个队?

与此同时,温以凡控制的人物动作也停下。没多久,她的脑顶跳出了个小气泡。

[温和的开水]:好。

那一瞬间,桑延彻底认了命,时隔半年的觉得轻松至极。他扯了下唇,想起了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自己说的那一话。

――“我不会再缠着你。”

是承诺般的话。

犹如从前他对她说的那句“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既然这么承诺她了,就得做到。

但他做不到。

就只能,换个身份,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

温以凡上线的频率不算多,最频繁的是在大一下的那个学期。两人在这段时间里,渐渐熟稔了起来,偶尔也会说几句三次元里的事情。

他知道她在学校里最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知道她在校外的奶茶店做兼职。

知道她一直没有交男朋友。

……

桑延谨慎而不唐突地,用这种方式打探着她的生活。

之后,也许是因为现实的事情忙碌。

温以凡登录游戏的次数慢慢变少。这个周期逐渐拉长,从几天到一周,再到几周几个月。但这四年里,她一直没彻底断过这个游戏。

两人聊得全是些琐事。

[温和的开水]:你这个名字还挺不吉利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风流医生俏护士澹春山甜妻吻安:总裁老公超棒的汀南丝雨宠他亲够了吗